热点点评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点评 > 新闻详情

知恒视角 | 浅谈惩罚性赔偿于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之影响

发布时间:2019-07-30 浏览次数:141
商标是品牌的重要表现形式,是法律对品牌进行保护的重要载体。近年来,国家一直在提倡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健全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
对知识产权侵权适用惩罚性赔偿可以大幅度地提高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力度,现行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同时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2019年4月23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作出修改的决定。本次修改出现了诸多亮点,其中将第六十三条中的惩罚性赔偿规定修改为:第六十三条第一款中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修改为“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第三款中的“三百万元以下”修改为“五百万元以下”。新修订的《商标法》将在2019年11月1日正式实施。7月6日,第十一届国际商标品牌节在银川开幕,国家知识产权局党组书记、局长申长雨在开幕致辞中也再次重申了这一新规。
根据《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这一惩罚性赔偿适用的前提是:1.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2.确定标准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所获利益、商标许可费的倍数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取证难度大,原告往往难以证明被告的侵权获利或原告自身的实际损失,这也是这一规定并未大量适用的主要原因。
2016年以来,北京、广东、江苏等地已有法院相继在商标侵权案件上适用了这一惩罚性赔偿规定,甚至出现了上千万的判赔判例。笔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查阅了300余篇关于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判例,其中适用惩罚性赔偿规定的约15个。个别案件在有较为完整的证据证明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所获利益的基础上,法院通过适用惩罚性赔偿规定做出了超高额判赔,如:北京知产法院作出的(2017)京73民终1911号判决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791万元、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京民终413号判决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0万元、广东省高院做出的(2017)粤民终2347号判决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12万元、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苏05民初41号判决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0万元。以往判赔数额超过100万的知产案件主要集中在专利侵权案件,而近年来已多次出现判赔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商标侵权案件,后续新《商标法》实施后,将惩罚性赔偿提高到一至五倍,对于同类型案件必将更大程度地提高商标侵权案件的赔偿数额。
通过查阅案例发现,法院并非机械地按照法条规定的以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所获利益、商标许可费的倍数的一至三倍来确定惩罚性赔偿数额,面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一些法院会在酌定判赔的基础上适当地增加惩罚性赔偿,更大程度维护原告合法权益。如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7)粤73民终2097号判决中明确写明该案20万元赔偿数额中5万元为惩罚性赔偿金额;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冀民三终字第6号判决写明该案酌定惩罚性赔偿金额为25000元;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2016粤1302民初8635号判决写明该案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7万元,其中6万元是惩罚性赔偿额;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粤民终701号判决判令被告承担100万元赔偿损失数额是在考量了惩罚性赔偿的基础上酌定的赔偿额,上述案件均在判决中加入了惩罚性赔偿。由此可见,随着这一规定的日益完善,后续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法院在办理情节较为严重、性质较恶劣但又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原告损失、被告获利的商标侵权案件过程中参考该类判决,逐渐提高判赔额。
惩罚性赔偿是在补偿性赔偿的基础之上对侵权人额外做出的惩罚。一方面,加大惩罚性赔偿力度的主要用意是为了通过增加侵权成本从而吓阻侵权行为的发生或再次发生。相关经营者为规避商标侵权而承担高额的惩罚性赔偿,必然会“关口前移”,在进行相关经活动前先进行调查,尽量避免侵权行为的发生;另一方面,也将有效改善维权成本大于收益的现状,获得更高赔偿数额,从而大大提高商标权利人维权及自主创新的积极性。

? 提高商标侵权案件的赔偿额是知识产权法治建设大势所趋,将为企业的创新创造更好的法治和营商环境。


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 0755-83862811,18923747382